全部
  • (711)

郑永年:如何重估亚洲价值观

全球化、资本外流、就业不足、过度福利、弱政府等等,这些问题是西方经济结构失衡、经济和政治失衡的结果。这表明西方的经济和政治制度又到了一个改革和转型的新阶段。就是说,西方民主需要做出另一种选择。1、被西方“发明”出的“东方专制主义”,是亚洲国家落后的根本原因吗?要构建亚洲价值观,首先就要去除历史上西方对亚洲的污名化。在种种否认亚洲价值观的存在或者其道德意义的论题中,最为著名的乃是流行于西方的“东方专制主...

  • 656
  • 0
  • 12
  • 0
2018.11.29 12:54

郑永年、黄彦杰:如何解释中国当代经济奇迹?

本文节选自郑永年、黄彦杰新书《制内市场:中国的管治政治经济学》的英文版序言。译者:陆芃樵,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编者按郑永年教授和黄彦杰博士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完成了一部长达500页的英文著作Market In State: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Domination in China(中译文为《制内市场:中国的管治政治经济学》)。剑桥大学出版社刚刚推出了这本著作的精装本和简装本。剑桥大学经济学家诺兰(Peter Nolan)和新加...

  • 1025
  • 0
  • 5
  • 0
2018.11.12 14:19

郑永年、黄彦杰:中国的经济增长与资本主义

来源:正角评论 郑永年教授和黄彦杰博士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完成了一部长达500页的英文著作Market In State: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Domination in China(中译文为《制内市场:中国的管治政治经济学》)。剑桥大学出版社刚刚推出了这本著作的精装本和简装本。剑桥大学经济学家诺兰(Peter Nolan)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王赓武(Wang Gungwu)教授都对这本著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研究中国政治经济学的学者都需要认真阅读这本书,诺...

  • 686
  • 0
  • 5
  • 0
2018.11.12 14:17

2 郑永年:中美之间的外交哲学竞争

中美两国是两种不同的外交哲学,中国的是合作主体哲学,而美国(和西方)的则是冲突主体哲学。中国外交哲学vs美国外交哲学分析近些年的国际事务案例,中国并非一定要在重要国际场合,避免讨论国家之间所存在的冲突。实际上,今天中国越来越不回避在国际场合上讨论国家间所存在的冲突,即使在南海问题也是如此。不过,中国的确一直克制自己,在一些场合不谈或者少谈这些问题。中国担心一旦国家间的冲突占据国际场合的主导地位,国...

  • 5202
  • 1
  • 46
  • 0
2018.10.11 13:11

2 郑永年:特朗普对中国的新冷战将如何进行

来源: IPP评论 · 正 · 文 · 来 · 啦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西方对中国的战略基本上包括三个方面:一、围堵和遏制中国崛起,至少防止中国挑战西方的霸权;二、鼓励中国进入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不想失去中国,即不想让中国成为另外一个“苏联”;三、将中国改变成为一个类似西方的国家。但现在这些选项都没有用了。西方的新冷战思维是:既然西方没有能力围堵遏止中国,也没有能力改变中国,因此,一个可行的选择就是将中国变成另一个“...

  • 5233
  • 0
  • 26
  • 0
2018.10.08 14:31

郑永年:如何逃避“监管失败”陷阱

中国青年魏则西之死引出了人们对百度及其关联的武警医院、莆田系的社会声讨。不过,百度可能只是“运气”不那么好的其中一例罢了。死了人才成为社会事件;如果不死人,百度照样会继续我行我素。实际上,类似的事件绝非首次,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爆发出来。各类环保事件、毒奶粉、毒食品、毒疫苗等等一直充塞着媒体和坊间。同样,类似的事件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例,今后甚至可能以更大规模形式爆发出来。也可以预想,类...

  • 1308
  • 1
  • 31
  • 0
2018.09.22 11:37

郑永年:如何掌握中美博弈的主动权

地缘政治的变迁可以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前些年大家都在讨论中美两国会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自1500年以来,人类历史上经历了16次主要的权力转移,即从一个大国转移到另一个大国,但有12次发生了战争,只有4次避免了战争。正因为这样,多年来,中国提出了和美国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政策导向,目标就是要有意识地去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但要避免这个陷阱,需要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现在,美国政府开...

  • 1844
  • 0
  • 24
  • 0
2018.09.15 17:53

郑永年:滴滴事件背后的资本逻辑

来源:IPP评论 马克思当年刻画了一个金钱原教旨主义社会,即一个彻底由资本主导的社会。在马克思看来,这简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社会。马克思因此不仅呼吁被资本统治和剥削的人们(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社会,而且其本人还投入了当时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风云一时。马克思之后,由西欧发起的社会主义运动沿着两条不同的路径发展,一条是欧洲道路,一条是苏俄道路。到今天,人们知道尽管这两条道路都避免了马克思所说的“金...

  • 2200
  • 4
  • 67
  • 0
2018.09.04 16:35

2 郑永年:“中国制造”还只是“中国组装”

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后开始锁国,中国于是失去了整个大航海时代。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在发展的关键节点,一方面,中国人切忌自我陶醉,须保持头脑清醒、看到数字背后隐藏的重大问题,别把“中国组装”当成“中国制造”;另一方面,也不必对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心怀恐惧,这都是伴随中国崛起而来的、中国与世界的相互调适。我们要做的,是吸取教训,以平常心态客观看待自己和世界,扎扎实实地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郑永...

  • 10452
  • 6
  • 45
  • 0
2018.08.25 09:35

【贸易战研究】郑永年:贸易战与国际秩序的未来

作者:郑永年,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来源:《联合早报》2018年8月21日;IPP评论正在进行中的中美贸易战会导向怎样的中美关系?中美分别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两国间的关系基本上决定了未来国际秩序的大格局。两国关系会怎样发展?很显然,这不仅仅取决于美国,也取决于中国的回应。未来变化的可能性有很多,但其中如下四个未来场景是可以加以预测的。第一、不了了之,回归...

  • 1194
  • 1
  • 20
  • 0
2018.08.23 14:46